????“要是它们扑过来咬我们呢?”一个女孩子怯怯地举起手。

????“你们刚刚不是说没虐狗和杀狗吗?那就可以了,根据我多年观察,狗之所以咬人。一来确实是饿了、二来是受到挑逗和攻击、三是从你身上闻到了同伴的气息。四、形迹可疑的入侵者。你们放心,按照我说的红线去走,应该没事。不要说了现在过去吧,狗已经看见我们很久了,再不走过去它们就要扑过来了,到时候就被动了。”众人听了,一时目瞪舌强、寒毛卓竖硬着头皮往前走。

????这时所有鬼卒脱下了帽子放在手里握着,张憾山深深呼一口气,高声大叫“过岭”,声音铿镪顿挫?、发聋振聩。除了鬼卒外,一行人怀着进退两难的心情,慢慢向前挪动。

????那些狗半蹲着、侧卧着、直挺挺躺着的,什么姿势都有,一看到一行人靠近,腔腹里发出一阵阵低鸣,顿时周遭仿佛装了许多的‘低音炮’音箱。当中一只长两米、高两米的,看不出是什么品种的巨狗首先向着众人吐着舌头。与其说它是狗,更像是一只老虎。头大口宽、额面宽、眼睛黑黄舌大唇厚,犬牙锋利,脖粗有力、形体壮实,四肢健壮,前肢五趾尖利,后肢四趾钩利、遍体褐色毛,尾巴长而粗壮,吠声如雷、震撼山林。身上的毛发竖了起来,犹如剪刀一样坚硬和锋利。

????“这就是‘恶狗岭’的狗王,大家注意了,它准备发出预警了,别被它的叫声吓到了。”张憾山轻声提醒众人。

????‘哇呜…..哇呜……哇呜’狗王一腾身坐了起来,向着众人呲牙狂吠,虽然有张憾山的提醒,但众人还是被这几声吓得寒毛卓竖、栗栗危惧、有几个女孩子吓得低声抽泣起来。

????许是听到狗王的吆喝,顿时间眼前所见的几百只狗放开喉咙狂吠,满山遍野都传来密集的狗吠声。

????“大家注意了,‘恶狗岭’上所有的狗准备叫起来了,大家把左右两只鞋子的鞋带捆在一起挂在脖子上,不要害怕,一个跟一个往前走。如果真的害怕,就拿手上的鞋底相互敲击壮胆。”张头儿话音未落,只见岭上所有的狗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引颈高亢,登时众人震耳欲聋都不算什么,简直用海啸山崩来形容也不为过、除了张憾山见惯不怪外,所有人包括鬼卒在内个个捂耳按胸,肉颤心惊。

????方柏林也被这催心裂肺的声浪震得捂紧双耳,不经意一抬头,只见岭上的树,树叶已被吹得悉悉簌簌、摇摆不定。

????“张头儿,这狗吠……到什么时候才停止?”方柏林扯着脖子问张憾山。

????“什么?”张憾山指了指耳朵。方柏林无奈,指了指狗王,拼尽全身力气又问了一遍。张憾山从他的口型中猜出了什么,摇了摇头,说了三个字“很难说”。方柏林佛也看明白了,皱着眉连连摇头。

????这时候,整队人已经踏进了红线里,颤颤巍巍地向前挪着。在队伍的最前面,有两个阴兵押着五六个阴灵懒洋洋地往前走。这些阴灵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纹身的年轻人,悄悄问旁边一个老人家“大伯我想请问你一个事,我是刚刚在医院去世的,在恍恍惚惚中听到了医生宣布我的死亡时间,我正要到处走走看看,突然间就来了后面那俩阴兵,说带我去一个好耍的地方,然后…….”年轻人偷偷看了看后面俩阴兵。

????这时其中瘦高个的阴兵刚抬起头,看到那年轻人看着自己,吼了一句“看啥?快走。”

????年轻人赶紧低下头说“大伯,你知道吗?就是吼我这家伙说,只要跟着他们来到地府,以后可以不分时限出入阴间和阳间…….我就纳闷了,我生前听老人家说这阴曹地府不是随意可以出入的,只能在每年的七月才能上人间,但一想反正都是要去报到的,早去晚去一样要去所以就跟来了。可是后面那俩家伙,一路上不停地问我们要钱,我这会儿哪有什么钱啊,那俩家伙就臭起脸,一路上赶路,也没让我好好休息休息……大伯,你年纪大点懂的事比较多,给我说道说道行吗?”

????老人家紧张地看了看身后阴兵,拿眼示意年轻人往前说话,年轻人明白了,迈开脚步往前走,然后慢慢停下来等老人家。

????“年轻人,不瞒你说,我是病死的,我呢也觉得奇怪,这老书上都记载着,人死后会有黑白无常或者牛头马面来押送你到阴曹地府,我听见他俩跟我家人说什么,只要给钱,以后随我自由进出阳间和阴曹地府,这不可能啊…..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阴间的鬼岂不比阳间的人还多吗?唉…..儿子和儿媳孝顺,就给他们烧了钱,我看了还不少呢,而且他俩连……阳间的钱也要,我就想不明白了,他们要阳间的钱干嘛?难道阴间也花阳间的钱?那老头我可给不了,这阴间的钱,面额可是动辄一张几十万一个亿的,这以后让孩子们怎么烧钱啊,你说是吧?要有这钱,老头我早上月球去了…..”老人家说得有点兴奋。

????冷不防旁边有把幽幽的女人声音“两位你们也算是好走的,请看看我……”

????声音来自身旁,两人扭头一看,声音来自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触目惊心的是她手上还抱着一个血淋淋未剪脐带的婴儿。

????“啊”老人家和年轻人吓了一跳,老人家指着婴孩“怎么…..回事啊?”

????“我遇到了交通意外,两车相撞时,孩子出来了,大人小孩都没了…..”说到这,那女人止不住放声痛哭。

????那俩阴兵一听这边有动静,连忙跑过来,其中那个瘦高个的阴兵扯开嗓子“嚎什么?嚎什么?这里什么地方,要哭灵堂哭去。”

????老人家连连抱拳“两位大哥,你看这位妈妈这样,是否先找个地休息一下,再给她找件衣服换换…..”

????“换什么换什么,这样不是很好吗?你们阳间的人不是很喜欢搞什么艺术吗?”另外一个胖阴兵咧开嘴‘桀桀桀’阴笑起来。

????“就是,什么人体艺术。”瘦高个阴兵插嘴说。

????“错了,艺术这个东西,老王你是不懂的,是行为艺术….”俩阴兵同时哈哈大笑。

????“两位大哥,求求你,那怕找件衣服给她换换……”老人家赔着笑连连作揖。

????“有你什么事老家伙,你要那么怜香惜玉,你脱下身上的衣服给她穿啊啊,瞧瞧自己身上穿的啥啊?病号服懂吗?没本钱就别学人装,滚一边去。”瘦高个阴兵损完老人家后哈哈大笑。

????“你们……”老人家气得浑身发颤。

????“那,我脱下来给她换总可以了吧?”旁边走出一个身材结实的汉子,一米八三的高度,从肌肉的饱满度、清晰度以及身体的匀称度综合来衡量,此人像是个健身教练。

????“咋了大块头,以为自己很能打是吧?你能平平安安过这个‘瘦狗岭’再说吧。也行,那些恶狗饿了这么久,你这身腱子肉送去喂它们刚刚好,只是…..它们可能还嫌不够吃。”胖阴兵笑得手舞足蹈。

????之前那年轻人指着俩阴兵开骂“我去你祖宗的,你身为阴曹地府的官差衙役,也算是阴间的管理者。我们好歹也算是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的,你们能否有点同情心,我们现在有困难求救于你们,你们是否应该体恤一下,帮帮我们。”

????“体恤一下?当然可以,我就问你吧,我俩帮你们,那你们有什么孝敬我俩呢?”肥阴兵边说边张大手掌。

????“帮我们是你们应尽的义务知道吗?再说了,从我们死后到现在,你拿我们的还少吗?”年轻人‘腾’地站了出来。

????“呵呵,想搞事是吧?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吧?你信不信,把老子惹急了,把你扔出去喂狗。”瘦阴兵一抖手上的‘追魂索’发出了一声声摄人心魄的铃音,众人一听赶紧捂着耳朵,那女人怀里的婴儿被这‘追魂索’的声音吓得哗哗大哭,好几次几乎呛着。

????老人家连忙鞠躬作揖“两位大哥,适才大家一时冲动,言语多有冒犯,请勿见怪,请勿见怪。老头儿嘴里还有颗金牙,等过了这个岭,老头儿拔出来送与两位如何?”

????“要拔就现在拔,过了‘恶狗岭’还有‘金鸡山’呢,我们可没有这闲工夫等。”瘦阴兵瞟着老人家。

????老人家一愣“好好好,这就拔……这就拔。”

????年轻人怒不可遏,指着俩阴兵说“听着,爷可是‘明隽会’冷雷桐,你俩不知死活的家伙,放在阳间,爷一个颜色你俩早已变王八了。”

????“‘名隽会’?没听过。冷雷桐?更没听过。别忘了,任你在阳间是是条龙,到了阴曹地府就是一条鳝,还是小鳝。懂吗?想在这耍横儿,门都没有,乖乖的站一边去。”瘦阴兵拔出了腰间的‘定魂刀’。


欢迎大家访问:芋头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692.com/book/86778/19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