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那他们人呢?”白子衿急迫的询问。

????旋即,她柳眉轻轻皱起,君卫在君玄歌手里,那天合的队伍应该在凤子宣手里才对。

????不,不对,如果凤子宣手里有这么一支军队,大可不必找他借魅部,涂添人命。

????果然――

????“找不到。”凤惊冥薄唇轻扯,低磁的话里满是讥讽,“这两支队伍不效忠于任何人,他们只听令牌持有者。”

????“可令牌应该在们凤家人手里才对,除了玉玺应该没什么比这个更重要了吧。”白子衿皱眉。

????这么重要的东西,肯定是会传承下来才对。

????凤惊冥桃花眼里有冰冷之色闪烁:“没错,令牌由历代皇帝掌控,可惜我那位皇兄人心不足蛇吞象,弑父夺位!自那之后,令牌便失踪了。”

????白子衿星眸睁大,宣帝竟然是弑父夺位的?可她明明是听说,先皇重病离世后,宣帝身为太子才登基的啊。

????白子衿眼里闪烁不解:“那时他不是已经是太子了吗?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……难道……”

????突然,白子衿想到了一个可能,一个会让宣帝会弑父的可能。

????那就是邑皇要罢黜宣帝,重立太子!

????那新太子的人选……白子衿深吸一口气,有些震惊的看向凤惊冥。

????“猜得没错。”对上白子衿震惊的双眸,凤惊冥幽深的眼底有冷意闪过,“父皇与太傅开玩笑,说要立我为太子,恰好被我那位好皇兄听到了。”

????白子衿惊了,这可是实打实的皇室秘辛啊。

????白子衿轻叹一口气:“他太无容人之量了,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,百官是不会同意的。”

????当时的凤惊冥身体残缺,试问那个国家会让这样的人当皇帝?哪怕他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也不行!

????况且,那时的凤惊冥才多少岁。

????归根结底,还是宣帝被嫉妒蒙蔽了双眼,心胸又过于狭小。

????“没脑子。”凤惊冥冷笑一声,鄙夷和不屑毫不掩饰。

????白子衿汗颜,然后道:“那令牌呢?父皇那么宠,知不知道线索?”

????“是我们父皇。”凤惊冥一板一眼的纠正。

????白子衿干咳两声:“好好好,我错了行了吧,要不要这么霸道。”

????“和所想一样,宣帝也觉得令牌在我这里,处处盘查。”凤惊冥嗤笑一声,“他也不用脑子想想,要是令牌真在我这里,他还能在那个位置上做那么久?”

????白子衿:“……”

????似乎哪里不对劲……

????“骂我没脑子?”白子衿挑眉,凝视着凤惊冥。

????凤惊冥垂首,宠溺的看着白子衿,声音里尽是温柔之色:“说只是线索,与他不一样,况且已经如此绝色貌美,又聪明,还有我这般厉害的夫君,若再厉害一些,让其他女子怎么活是不是?”

????白子衿被他哄得晕头转向,貌似是这个道理……

????“那觉得父皇会把令牌藏在哪里?”白子衿皱眉不解。

????肯定不是在皇宫里,否则宣帝不会那么久都没找到。

????见这件事算过去了,脸上风轻云淡的鬼王殿下暗地里松了一口气……

????还好媳妇没追究,下次一定要注意了。

????“我觉得的地方都已经找过了,没有。”凤惊冥摇摇头,这些年他其实也一直在找令牌的下落。

????白子衿颇为忧愁的捧着小脸,眼看好不容易有能对付君卫的队伍了,却找不到,糟心啊……

????这就好像炒了一盘滚烫的鱼香肉丝,结果却没有筷子……

????“他们不会自己出来的吗?他们也是天合人啊。”白子衿不死心的问。

????总会有一点共国家存亡吧……应该有吧……

????凤惊冥失笑:“我连令牌都找不到,怎么会知道他们的想法,当的夫君属蛔虫的吗?”

????白子衿:“愁啊~”

????“对了,外公想让我回神医门去,我拒绝了。”白子衿想起这件事,“我还没将的事情告诉外公呢,好不容易见到,我才不会走呢,应该也舍不得我吧。”

????反正君玄歌也不会杀她,想到这里,白子衿自嘲一笑。

????这算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吗?白子衿厌恶的想。

????凤惊冥身子一僵,想了想天合的局势,薄唇轻启,艰难的开口:“媳妇,其实我今天来,也是想将送走。”

????战火将起,天合的局势太乱,他又受制于人,只有将白子衿送走才能护她安全。

????白子衿一愣,松开了抓着凤惊冥衣裳的手,低着头看不清神色:“那想将我送到哪里去?”

????“祈国。”凤惊冥吐出两个字。

????若是能回神医门更好,可君玄歌定会防范着在路上安排人,到时说不定是送入虎口。

????“战火波及不到祈国,有小小和令羽照顾我也放心,再者小安不也在那里,许久没见到小安了吧。”凤惊冥开口,低磁的声音带着无奈。

????白子衿抿唇:“我能拒绝吗?”

????她没多少时间了,她不想离开凤惊冥,不想。

????这是她心心念念的人啊,她恨不得日夜都陪在他身边,如今却要她离开,她做不到。

????凤惊冥沉默了,半晌之后他缓缓开口,吐出两个字:“不能。”

????白子衿低着头,看不清她的表情,只能看到她的手死死紧握成拳头,然后颓丧的松开。

????凤惊冥心一疼,他赶紧将白子衿的手拉起来检查有没有受伤,确定没事后才松了一口气。

????“所以,凤惊冥,又要把我丢下了吗?”白子衿低着头,喃喃自语。

????她去了祈国,会不会像上次一样,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
????听到她脆弱的声音,凤惊冥心一揪,连忙安慰保证:“怎么会,我怎么舍得将丢下,只是先去祈国,我后面会……”

????“以为我是傻子吗?”白子衿抬起头,脸上不知何时已经满是泪痕,这让凤惊冥立刻慌乱起来,伸手想擦去她眼角的泪水。

????“媳妇,别哭,别哭。”

????“黑衣人本来就想杀了,到时大战一起,他的目标达到后肯定会立刻公布的身份,到时候就举世皆敌了。”白子衿推开他的手,苍白一笑,“到时候,逃得掉吗?到时候,我又是一个人了。”

????又是一个人……独自一个人……孤独的夜不能寐……

????凤惊冥动作一停,身子也僵住了,他本想说不会的,可看着白子衿满脸苍白的样子,他张了好几次嘴却说不出一个字。

????他的确会……九死一生。

????“必须走。”最终,凤惊冥只吐出了这一句话,沉重的一句话。

????“凤惊冥,我们还有机会的,只要我们找到令牌,就还有机会!”白子衿抓住凤惊冥的,急迫的抬头。

????只要找到那支队伍,他们就能赢!哪怕最后黑衣人翻脸了,他们也有机会能赢!

????凤惊冥握紧她的手,不忍心打破她的期望,可还是必须将残忍的事实说出:“我找了十几年,都没能找到的东西,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。”

????“给我时间,我来找!我来找!”白子衿此刻就像是落水的人,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后,就不愿意松手。

????只要有机会,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可能,她也要试一试!

????凤惊冥看着期待的白子衿,深知以她的倔强,自己如果不答应她肯定不会乖乖离开,他只能退一步:“五天。”

????他只能给她五天时间,五天后不管找没找到,必须随他安排的人一起去祈国。

????“好!”白子衿咬牙答应。

????凤惊冥不愿再继续谈这件事,怕白子衿又改变主意,抱着白子衿一趟:“睡吧。”

????白子衿轻轻颔首,却是难以入睡,她抬眸望着凤惊冥近在咫尺的俊容,手突然抬起描绘他脸颊的轮廓。

????凤惊冥,我一定会找到令牌的,一定。

????第二日,天刚将晓,守在外面吹了一整夜风的白阎终于得以进来了……

????“王妃。”白阎消瘦了不少,脸颊上满是胡须,但眼里的坚毅却从来不变。

????黑衣人给他们所有人下药,所以到凤惊冥将他要回来前,他都是处于昏迷状态。

????白子衿浅笑吟吟:“好久不见,把手伸出来。”

????白阎伸出手,这次最主要的还是带白阎来检查身体,只不过某王爷说第二天再检查也没事……

????白子衿取出一根银针,扎进白阎的手肘处,然后将自己的血滴在银针上。

????血延伸到整根银针,最后落到白阎的手肘上,全程白子衿都保持警惕。

????半袖香后,银针毫无动静。

????“没事,体内没东西。”白子衿松了一口气,将银针拔出。

????“谢王妃娘娘。”白阎恭敬道谢。

????“不用。”白子衿摇摇头,“是我该做的。”

????凤惊冥看了看窗外,天边已经浮起了鱼肚白,他将兜帽戴上,压低声音:“该走了。”

????白子衿面露不舍,却没说什么。

????白阎突然开口:“王妃,阿落呢?”

????白子衿身子一僵,阿落……

????“她……失踪了,对不起。”白子衿苦笑一声,只能做此回答。

????她和伊人不信阿落已死,阿落只是失踪了而已。

????白阎低头:“知道了,多谢王妃告知。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芋头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692.com/book/86578/68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