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七十二章蓼莪

小说:大楚怀王 作者:腊月青梅子 我要报错
????此时,叶巡陷入了深深惊疑之中,楚国在汉北的新法才刚刚开始展开,甚至楚王还在汉北各县巡视中,这种情况,那些人就无视了楚王,在汉北郡中搞出这样的事情,这着实让他心中充满着惊恐以及震怒。

????此时,门客邓遗迟疑道:“县公,应该不至于吧。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,各地贵族迎娶阵亡百姓遗孀的风潮,是从司马景缺哪里刮起来的,而且还得到了太府尹金君同的响应。

????无论是司马景缺,还是太府尹金君同,全都是用重礼纳妾的,且也没有将妾室的子嗣也带在身边,并还派人将对方的子嗣安顿下来,这可没有丝毫不轨之心啊。

????而且,丈夫身死,妻子改嫁,这可是很平常的事情,而且各国对于寡妇都是采取鼓励再嫁的。

????所以,在下以为,这会不会是大王授意的,只是下面的人看到众多孤儿寡母之后,将大王的意思曲解了。”

????“不,这一定是有人暗中破坏变法,并想要打击大王的声望。”叶巡冷着脸摇头,然后看着邓遗询问道:“若是我所记不差,先生有一个堂兄在襄阳用事吧。”

????邓遗闻言点了点头。

????“那先生与尊兄多久通信一次?”

????邓遗一怔,然后脸色苍白的应道:“若是寻常时分,短则三五月,长则年许才通讯一次。若是有事,则立即派人前去通知,一两天内就可打一个来回。”

????“是啊!”叶巡点头叹道:“邓地距离襄阳不过咫尺,一天就可以打一个来回,可即便是这样,通信一次也是困难重重,可是这次娶妻纳妾的事情,可是短时间内就从汉北郡最北方的鲁阳传到了最南端的邓县,而且连娶妻吞地这种隐秘之事,都闹得人尽皆知。

????就这,难道还不是有人在暗中阻碍变法吗?”

????“这···县公说的是。”邓遗同样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????接着,叶巡又叹道:“娶其妻,而不纳其子,则其子父母皆失;娶其妻,纳其子,然后杀子吞地,则战死的勇士,将一无所有且血食不存。

????这样的事情一旦在汉北郡全面爆发,百姓都知道自己为国战死后,自己的妻女将沦为他人的妻妾,自己的子嗣将被他人暗害,自己的土地将会被他人吞并,那么未来国人还将如何相信大王,如何才乐意为国死战呢?

????所以说,这背后的人,不仅该死,而且就算是五马分尸也算便宜他了。”

????说着,叶巡面色坚定的道:“不行,我必须要尽快向大王进言,尽快阻止此事。”

????“县公此事还需三思而行啊。”邓遗劝道:“若是娶妻纳妾之事真的是大王暗中授意的,那么县公此时进谏大王,臣担心大王会误会县公。

????而且,这事明面上是司马玉太府尹在提倡号召,若是县公向大王进谏,臣担心司马与太府尹会因此而怨恨县公。

????司马出自景氏,而太府尹身为金君,父子两代人都受大王信重,县公虽然出自叶公一脉,但毕竟只是疏远的支脉,而且现在叶公也刚刚行冠礼不久,尚且人微言轻,无法与这两人相比,更何况县公你呢!”

????叶巡笑道:“在下身为邓县尹,大王将万户大县邓县交予我手,我既然已经发现了地方上的隐疾,却又因为畏惧国中重臣的权势,而隐瞒不报,不敢上谏大王。

????如此,在下岂不辜负了大王的信任,岂不辜负了恩师的淳淳教导,岂不辜负自己的内心。

????先生不必说了,在下一定是要向大王进谏的。”

????另一边,此时熊槐从析邑离开,沿淅水丹水而下,接着又从丹口转向而东,沿汉水前往邓县。

????“大王使者传诏,大王的车队明日就要抵达邓县,不知县府可曾打扫完毕。”

????“县公请放心,县府已经打扫清空完毕,只等大王入住了。”

????“善···先生,我让你找的小孩,不知先生可找到?”

????“已经找到了几个聪慧的小孩,并且已经将诗句传授他们,并让他们背熟了,不会耽误了县公的大事。”

????“善!”

????另一边,熊槐离开析邑后,继续将西部的诸县巡视完,然后沿汉水而下,前往邓县。

????到了邓县之时,邓县尹叶巡已经在邓县边界处相候,熊槐与邓县尹见面之后,便让叶巡带领的邓县士卒为前驱,然后向邓城而去。

????等进了邓城,熊槐透过车窗,见两边道路上的百姓,面上已经没有多少哀伤,似乎战争的阵痛已经过去。

????随着王车不断的前行,王车所经的西市,几乎所有的商店里全都充满着商品,并没有见到一处店铺关门,似乎本地的商业并没有受到战争的困扰。

????最重要的是,熊槐看到路上络绎不绝的秦国商队时,不禁开口赞道:“邓城百姓面无哀色,邓城的商业依旧繁华如故,甚至,襄阳城兴起后,依然还有如此多的秦国商人经过邓城前往郢都,这就说邓县尹治理有方啊。

????邓县尹不愧是太傅的高徒,足可为一郡之长矣。”

????说话间,熊槐不由对邓县尹心生好感。

????不久,王车便到了县府,熊槐从马车上下来,正见邓县尹已经在王车旁等候。

????此时,叶巡见楚王下车,立即走向前去,充作向导,拱手道:“大王,县府已经为大王准备好,大王请入内。”

????“善。”熊槐点了点头,应着:“贤卿与寡人一同入内。”

????“谢大王。”叶巡拱手一谢。

????接着,就在熊槐一只脚迈入县府之时,此时,县府外的一个角落中传出一阵稚嫩的歌声:

????“有杕之杜,有睆其实。王事靡盬,继嗣我日,日月阳止,女心伤止,征夫遑止。

????有杕之杜···”

????听到歌声,熊槐前进的脚步顿时一滞。

????这是一首妻子思念在前线的丈夫的诗,说的是丈夫常年被国君征召出征在外,妻子在家日夜思念的情形。

????此时,邓县县尹叶巡见楚王听到歌声后停了下来,立即拱手道:“大王请恕罪,之前方城一战,许多邓城子弟命陨方城,永远也无法返回邓城。是故,许多失去丈夫的女子,便在思念亡夫的时候,情不自禁的唱起了这首古诗。

????一来二去,邓城的许多小孩都会唱这首古诗了。”

????熊槐点了点头,感叹道:“妻子失去了丈夫,心中有所哀伤,甚至是在心中有些埋怨寡人,这也是正常的。不过,寡人此行,不就是为了抚慰他们内心的悲痛么!”

????叶巡闻言,立即拱手道:“大王仁德!”

????熊槐面色庄重的点了点头,然后另一支脚也向县府迈去,只是脚还未落地,那群孩子已经唱完了刚刚的那首古诗,然后又换了一首:

????“蓼蓼者莪,匪莪伊蒿···”

????此时,熊槐一听孩子的歌声,便立即停在了县府门口。

????做为一个合格的楚王,熊槐虽然只是听了一个开口,但他已经知道那群孩子唱的是那一首古诗。

????这是小雅中的《蓼莪》,这一首纪念父母的哀悼诗,凡是唱这首诗的人,必定已经父母亡故。

????可问题是,之前汉北保卫战,男丁是死伤惨重,这个熊槐自然是知道的清清楚楚。可他同样也一清二楚的是,战事中,妇女只是负责运输,并没有出现多少损伤。

????现在一群孩子却在他刚刚抵达邓县的时候,在他耳边悼念他们的父母,这就有问题了,而且还是大问题。

????叶巡拱手道:“大王···”

????“等等!”熊槐抬手制止了叶巡。

????此时,那群孩子的歌声还在传过来:

????“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。

????蓼蓼者莪,匪莪伊蔚。哀哀父母,生我劳瘁。

????瓶之罄矣,维罍之耻。鲜民之生,不如死之久矣。无父何怙?无母何恃?出则衔恤,入则靡至。

????父兮生我,母兮鞠我。拊我畜我···”

????待一首悼诗听完,熊槐的脸色瞬间冷了,然后冷哼一声,便撇下叶巡,径自向邓县县府中走去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芋头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692.com/book/84600/1072/